风筝最后郑耀先结局,风筝郑耀先识破韩冰

首页 » 影视问答 » 正文

郑耀先和韩冰在香橙镇下乡改造时,遭到了当地人的批斗。那时候人人自危,郑耀先和韩冰也不例外。当时郑耀先已经改名为周志乾,奈何有人死死揪住他就是郑耀先不放,对他棍棒相加,企图屈打成招。

还有人想通过说服韩冰,指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只要韩冰肯作证,就能免去皮肉之苦。韩冰拒绝指证郑耀先,她和郑耀先已经约定好,一起撑过这段日子,好好活下去。就算真的要死,郑耀先也必须是最后死的那一个。

这三十年里,韩冰和郑耀先经历了太多生死。可就在他们以为熬过这次苦难,就能成功相守余生时,却意外通过这次批斗,得知了他们三十年苦心潜伏却没有丝毫头绪的秘密。

韩冰就是郑耀先潜伏三十年,立志要抓的国民党特务“影子”。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时,郑耀先自己都惊呆了。他曾是戴笠手下的八大金刚之一,因为排行老六,又称鬼子六,一直以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而闻名。

作为一名优秀的顶级特工,郑耀先办过被无数人奉为经典的案例,如今敌人在他身边潜伏三十年,他不仅不自知,还爱上了这位敌人,郑耀先心里五味杂陈。同样意难平的人,还有韩冰。

韩冰一直认为郑耀先就是军统的人,和她一样都是戴笠的手下,没想到郑耀先竟然是共产党。这些年,她从未怀疑过郑耀先的身份,当年还为了保护他故意迟到一分钟,让他逃脱。韩冰太恨了,她和郑耀先朝夕相处多年,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对她而言,是不能接受的耻辱。

三十年了,郑耀先和韩冰是棋逢对手的特务,也是日常拌嘴的欢喜冤家。在别人眼里,他们就是天作之合,可就在他们相爱时,突然被告知他们之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必须你死我活。郑耀先和韩冰知道,她们必须在信仰和爱情面前,做出选择。

郑耀先假死脱身后,离开了香橙镇。有人亲眼看到郑耀先被抬走,不过韩冰相信郑耀先没死,而且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

香橙镇的人都以为韩冰脑袋糊涂了,谁知有一天,郑耀先真的回来了。那天,韩冰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还切了一些自己做的泡菜,倒上了红葡萄酒,等着郑耀先前来。

韩冰当着郑耀先的面,服下了那杯毒酒。第一次看到这一幕,我以为韩冰喝下毒酒,是无颜面对人民和郑耀先,以死谢罪。如今再次重温《风筝》,我才知道大结局中,韩冰设宴请郑耀先吃饭,才是真正的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棋逢对手

郑耀先和韩冰在延安相识,当时郑耀先是人人欲诛除之的鬼子六,不管是军统还是共产党,都对他恨之入骨。但韩冰则是有勇有谋、年轻有为、被许多人奉为楷模的的延安干部。

郑耀先的真实身份是共产党,当时为了完成陆汉卿交代的任务,找出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影子,他只能隐藏真实身份,继续被延安的共产党视为眼中钉。

郑耀先潜伏在军统的十几年里,每天睁开眼就是算计。不是防着被人算计,就是算计别人。这些年,他经历了太多生死,也牵连太多无辜的人送命。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红是白,是人是鬼。

在军统潜伏期间,他还有程真儿作伴。程真儿表面上是中统的电讯员,负责破解加密电报,实际上和郑耀先一样,也是一名共产党。

程真儿年轻漂亮、善解人意,文艺气质浓厚,和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完全不同。这些年,正是程真儿的出现,让郑耀先觉得自己真正活着。可惜郑耀先和程真儿的感情被高占龙看穿,程真儿为了保护郑耀先,被撞身亡。程真儿死了,郑耀先的心也陷入了谷底。

就在他深处绝望,不知下一步路该如何走时,戴笠突然安排他去延安以记者的名义采访,和影子接头。

郑耀先知道,戴笠故意利用这次延安之行试探他,一旦发现他是共产党,就让宫庶除掉他。郑耀先城府深沉,又善于攻心计,很快打开了宫庶的心房,让宫庶全心臣服于他,为他卖命。

郑耀先找个由头支开宫庶后,彻底在延安放飞自我。他穿着共产党的衣服行走在小巷,喝当地人爱喝的小米粥,还亲自下地锄草种菜。程真儿去世后,郑耀先第一次恢复精气神,感觉到重回母亲怀抱的温暖。

只有在延安这个人心淳朴、又是共产党革命根据地的地方,郑耀先才觉得自己真正融入其中。他不是那个杀伐果决的鬼子六,而是渴望平静生活的普通人。只有在延安,他才觉得灵魂被洗涤,他不是鬼,是人。

韩冰并不知道郑耀先的真实身份,她和其他共产党一样,想将郑耀先置于死地。但郑耀先仿佛有前后眼,不仅轻易识破他们的陷阱,还设下圈套,让他们主动跳进去。他们看不惯郑耀先,又除不掉他,只能恨自己无能,不是郑耀先的对手。

整个延安,只有韩冰能猜透郑耀先每一步棋背后的走法和意图。韩冰和郑耀先一样,都是国际上有名的特工,韩冰虽然是一名女子,能力却不输于他。

郑耀先欣赏韩冰的智慧和谋略,两人每次过招几乎旗鼓相当。渐渐地,郑耀先喜欢上了韩冰。在一次舞会上,郑耀先意有所指地对韩冰说:你在此山,我在彼山。你在崖上,我在川底。看着很远,其实很近。

郑耀先这番话,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要韩冰用心听,就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奈何郑耀先太像军统,韩冰压根没想过,他会是一名共产党,所以不客气地回怼:你来我往有之,情投意合绝无。你我本是陌路,偶然相遇,也是你在此山,我在彼山,听着很近,其实很远。一旦曲终,必将人散。你我依然还是陌客。”

郑耀先笑了,他相信恩爱情侣未必能走到最后,而刻骨铭心的仇家,却总能在相逢不如偶遇的巧合中,抬头不见低头见。

郑耀先相信,他和韩冰早晚都会相见。他甚至庆幸韩冰是共产党,因为只有这样,当他的真实身份被公开,才能和韩冰匹配,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奈何命运多舛,等到他们再次相遇时,早已物是人非。

相爱相杀

戴笠去世后,毛人凤上位。此人阴险狡诈,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郑耀先的名字,在国民党内部如雷贯耳,手下的人又唯他马首是瞻,毛人凤担心自己费尽心思爬上的位子被郑耀先取代,意欲除之而后快。

当时想除掉郑耀先的人太多,郑耀先为了活命,躲在了徐百川看管的渣宰洞。那里看守森严,身边都是信得过的兄弟,不用担心被出卖。不过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那些想杀他的人,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引他出洞,林桃就是其中之一。

林桃代号剃刀,是中统派来的特工。郑耀先知道,他继续待在渣宰洞,时间久了不仅保不住自己,还会连累徐百川等人,为了他们的安危,也为了自己,郑耀先决定利用林桃的出现,逃离渣宰洞。

林桃本就是中统派来的替罪羊,不管她刺杀郑耀先是否成功,都无法活命。林桃为了自保,只能跪求郑耀先收留。林桃和郑耀先交过好几次手,每次都惨败而归。林桃知道,以她的能力,这辈子都不会是郑耀先的对手。

她佩服郑耀先的能力,也欣赏他的人品,既然她注定要逃亡,不如和郑耀先结为夫妻,相伴而行。郑耀先逃亡途中,被枪打中了腿部。伤口愈合后,成了坡脚,走路一瘸一拐。

为了活命,郑耀先改名为周志乾,在公安局档案部工作,在外人眼里,他胡子拉碴、走路坡脚,衣衫破旧又爱喝酒,实在配不上林桃那样肤白貌美的妻子。但是在林桃眼里,能嫁给郑耀先,为他生下一位可爱的女儿,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林桃珍视活着的每一天,因为她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但是对郑耀先而言,林桃和孩子都是他隐藏身份的挡箭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找出谁是影子。

正如郑耀先所说,他和韩冰注定会相见。果不其然,韩冰出现了。多年不见,她只瞧了一眼他的背影,就断定他就是郑耀先。郑耀先慌了,他和韩冰棋逢对手,眼下韩冰在明他在暗,为了活命,他只能交代自己的真实身份。

林桃担心郑耀先因为娶了她,而无法自证身份,用剃刀毁了自己的脸,并割腕自杀了。郑耀先给北京领导写的信也有了回应,北京领导亲自来到山城审讯郑耀先。

郑耀先将所有能证实自己身份的细节全部告知对方,包括陆汉卿给他的那枚戒指。可惜认识那枚戒指的人精神出了问题,无法替郑耀先辩白。不过郑耀先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身份。

他配合共产党,以自己为诱饵,诛杀了宋孝安。那天,郑耀先跪在地上扮演乞丐。女儿周乔无意中在人群里扫了一眼,认出了郑耀先,蹲在地上喊他爸爸。宋孝安循声望去,认出了郑耀先,他回头喊了他一声六哥,也因为这个举动,宋孝安暴露了。

宋孝安死前,掩护郑耀先抱着孩子撤离。他笑着感慨道:上天待我不薄,让我在临死之前,还能再见六哥一眼,我宋孝安这辈子值了。

除了宋孝安,郑耀先还揪出了江心的父亲是共产党内部的叛徒。江心的父亲去世后,郑耀先的目标就剩下了宫庶。宫庶并不知道郑耀先的真实身份,他为了营救郑耀先,绑住了韩冰。他故意未伤韩冰分毫,就是想让韩冰成了被共产党怀疑的对象。

郑耀先相信韩冰是清白的,当韩冰被人怀疑,写了无数材料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时,郑耀先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他曾和韩冰一样,不仅被他人视为敌人,也被自己的同志视为敌人。

韩冰是女人,郑耀先担心她没有像他一样抗击打的能力,便设法在监狱中逗她开心,开导她。不过不管郑耀先做什么,韩冰对他都没有好脸色,她相信总有一天,会亲自抓住他。

韩冰在监狱里平冤无门,是袁农不停地帮助她,为她证明了清白。作为报答,韩冰嫁给了袁农。后来宫庶回到山城,韩冰再次成为被怀疑的对象。袁农为了保住职位,不得已和韩冰离了婚。

郑耀先在延安见到了韩冰最辉煌的时候,也在监狱里见到了韩冰最崩溃的时候。在他眼里,韩冰不是共产党,不是袁农的妻子,而是一位善良、需要人疼爱的女人。为了替韩冰伸冤,郑耀先自身难保,依然坚持为韩冰写了证明材料。虽然材料没有用,郑耀先也因此受牵连,但他问心无愧。

韩冰离婚后,他和韩冰被派到乡下劳动改造,两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工作辛苦,却相爱相爱,每天斗嘴取乐,别有一番甜蜜。

相处地久了,郑耀先发现韩冰越来越像一位女人,她会洗衣做饭,围着灶台转了。她再也不是当初的工作狂,也不是没有烟火气的女子。韩冰和袁农结婚多年,从未做过一顿饭。一个女人开始把重心放在生活上,说明她恋爱了,郑耀先就是那个让她心甘情愿洗手作羹汤的女人。

在香橙镇,他们因病差点死掉。在无人问津的时候,是他们彼此照应,撑了过来。郑耀先老了,程真儿牺牲、林桃去世,女儿无法相认,他唯一的支柱只剩下韩冰。

后来袁农为韩冰申请了一个职位,将她调离了香橙镇。虽然郑耀先嘴上说不在意,却经常望着韩冰做过的秋千发呆。他想起了韩冰和他拌嘴的笑容、两人相恋时被抓到台上树立反面典型的窘迫,还有韩冰肆无忌惮,追着他又打又骂的场景。

所以当韩冰放弃那个职位,选择回到香橙镇时,郑耀先下定决心,牵着韩冰的手再也不放开。可惜天意弄人,就在他们准备携手余生时,两人隐藏三十年的秘密,突然暴露了。

宿命对决

郑耀先发现韩冰就是影子的事,只和陈国华说过。多年后,马小五找到郑耀先,郑耀先才决定亲自见见韩冰。那时候,郑耀先已经预感自己时日不多了。

仿佛心有灵犀般,韩冰也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等着郑耀先前来。按规矩,郑耀先不能单独见韩冰,但考虑两人年事已高,已经掀不起浪花,陈国华决定破了一次规矩,让这位相爱相杀的冤家,好好聊一次。

白头偕老是郑耀先和韩冰此生共同的心愿,然而苦苦熬过这么多年,眼看着愿望就要实现,郑耀先却要亲自给韩冰带上手铐。韩冰感慨道:干我们这行,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得不到才是真的。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处,韩冰搀扶着郑耀先坐下,两人热泪盈眶。韩冰催促道:快坐下吃饭,菜都凉了,有你爱吃的泡菜。

郑耀先让韩冰先吃,韩冰却让郑耀先先动筷子。郑耀先愣了一下,他借口胃坏了不能贪凉,让韩冰把菜热热再吃。韩冰端起菜,苦笑道:遇见你,我是没有侥幸的。

韩冰为什么苦笑?因为她知道郑耀先这么做的意图,他担心韩冰在饭菜里下毒。韩冰不相信他是共产党,这些年她爱他,也更恨他,他不相信韩冰会对他手下留情,所以他不肯吃韩冰做的饭菜。

郑耀先懊恼地问韩冰,她为什么是国民党,韩冰也同样回问郑耀先,他们俩人相处三十余载,说好听点是一叶障目,说难听点,是有眼无珠。她和郑耀先一样,玩了半辈子鹰,却被鹰啄了眼。

韩冰了解郑耀先的来意。而韩冰这次的打算,郑耀先也心知肚明。韩冰的使命是抓住风筝,郑耀先的使命是抓住影子,他们此时只是对手,不是知己更不是共患难的朋友。

韩冰多想郑耀先只是郑耀先,不是军统六哥,不是共产党。如果他们都没有潜藏身份,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老了以后还要来一场生死较量。

韩冰不想让郑耀先抓住她,那是她的耻辱。与其被辱,不如自行了断,体面离开。韩冰举起酒杯,想和郑耀先一同一饮而尽。郑耀先怔怔地看着韩冰,他要好好看看她的样子,刻在心里面,来生从人群中一眼认出他来。

韩冰愣住了,原来郑耀先早就知道酒里有毒。韩冰哭诉道:人家都说,干咱们这行的感情就是多余的。我早该以死谢罪于民众,但是为了再见你一面,我一直等现在。

韩冰惜字如金,但是这顿饭,是她说话最多的一次。对她而言,她和郑耀先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此生足矣。韩冰饮下了那杯毒酒,她此生已经无憾了。韩冰倒在桌边,双眼紧闭。郑耀先心痛到无以复加,倒地昏迷。

韩冰死后,我才知道郑耀先为什么会昏倒?郑耀先和当初得知林桃的死讯一样自责,他低估了林桃对他的爱,就像这次他低估了韩冰对他的爱一样。他以为韩冰一定会拉着他一同赴死,但是韩冰的理智还是败给了感情。

当郑耀先说出他要记住她的模样,来生再和她相遇时,韩冰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和欣喜。韩冰心知肚明,她和郑耀先谁先动情,谁就输了。不过郑耀先这句话,让她甘愿独自赴死,留郑耀先在人世间好好活着。

郑耀先这句情话,要了韩冰的命。也是他作为一名特务,对韩冰最狠的算计。

郑耀先爱过韩冰吗?对郑耀先而言,程真儿是郑耀先的初恋,林桃是郑耀先生活上的夫妻,韩冰是郑耀先精神上的伴侣,百年难遇。郑耀先最爱的女人也是韩冰,不然他不会知道韩冰就是影子,却从未逮捕她,直到自己时日不多,才和她见面。但是他再爱韩冰,也无法超越他对组织的信仰。

郑耀先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只有抓住影子,他才能问心无愧地去见陆汉卿和那些因为影子而惨死的人。

郑耀先对马小五说过一段话:侦查员是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人群,最优秀的侦查员往往都招人恨。恨他们的不仅仅是敌人,还有朋友、亲人。干上这一行,要敢常人所不敢,能常人所不能,为常人所不愿,忍常人所不忍,甚至行常人所不齿、做常人所不屑。这个职业最重要的还有忍受,忍受失去常人应该得到的。忍受家人朋友,终生的误解。

郑耀先从做特务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他一身孤苦。信仰已经嵌入他的血液里,高于生命,高于情感,高于一切。郑耀先虽然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不是一位好丈夫,却是一名伟大的革命先烈。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生逢特殊的年代,正是有无数像郑耀先这样牺牲小我为大我的人,才有了如今的和平年代。对郑耀先而言,他的付出,值得敬佩!

风筝最后郑耀先结局,风筝郑耀先识破韩冰

风筝结局

韩冰死了。

韩冰等来了郑耀先,等来了他们俩的最后一面。在香橙镇,“影子”、“风筝”还是互不相让。韩冰走了,郑耀先这一辈子的账,却还没有算完。

他下一个要算账的对象,就是高君宝。高君宝直接寄了一封信到山城市公安局,这封信里,指名道姓要郑耀先明天晚上七点到劳动饭店吃饭。高君宝挟持了周乔一家来到劳动饭店,生死对峙中,高君宝最后死在了当年宫庶曾经隐蔽的地方。

简介

重庆军统王牌特工郑耀先,以狡黠机智和心狠手辣闻名。郑耀先其实就是潜伏在军统的共产党特工“风筝”,为了确保“风筝”像一把尖刀始终刺在敌人的心脏上,在最关键时刻给国民党致命一击,郑耀先不得不成为自己同志眼中人人得以诛之的军统六哥。

上线的牺牲让他和组织失去了联系,解放后他化名国民党留用人员周志乾,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继续为组织提供重要情报。在自己“风筝”的身份被组织证实后,他仍然以隐蔽的方式,协助公安局破获多起潜伏特务。

风筝最后郑耀先结局,风筝郑耀先识破韩冰

《风筝》结局让人心寒是什么?

一、为了完成使命郑耀先付出的太多,以至于使命结束身体也垮掉。

郑耀先曾经说过:“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命可轻抛,义不能绝(义指的是信仰)。”为了国家安宁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这就是一个中产党员的信仰。直到解放后,男主的身份却成为具有历史嫌疑的反革命分子,现行的反革命右派。

这样的身份对于巨大付出的郑耀先来说,是不公平的,是心寒的。然而郑耀先为了捍卫自己一个革命党人的信仰,接受了组织安排,这样的人物值得敬仰。

二、他的巨大付出,还没来得及享受成果,就在医院去世,让人心寒。

郑耀先在军统潜伏期间,为了缓解锥心之痛,总是背诵《为人民服务》中牺牲小我为人民谋幸福的有关段落,来缓解心理巨大的创伤,可以看出郑耀先坚定捍卫信仰的决心。作为男主郑耀先,无论在精神还是肉体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人物介绍:

1、郑耀先

演员 柳云龙

重庆军统王牌特工,表面残酷狠辣,实则是代号“风筝”的共产党情报人员,潜伏在国民党内部。内敛隐忍、狡黠机智且心狠手辣,协助公安局破获多起潜伏特务,为中共工作作出巨大奉献。在三十多年的情报员生涯中,竭尽所能,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2、韩冰

演员 罗海琼

八路军侦查科女科长,刚烈强势,实则是代号“影子”的国民党特工,与郑耀先在地下战场上明争暗斗。她虽是女儿身,但巾帼不让须眉,郑耀先每一次的行动与盘算,她似乎都可以看穿。从郑耀先踏足延安的第一天开始,两人的较量就没有停止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29jj.cn/artdetail-1041.html
 推荐视频

狂飙

张译 张颂文 李一桐 张志坚 吴刚 倪大红 韩童生 李建义 石兆琪 李健 高叶 王骁 令卓 岳阳

斯巴达克斯前传

彼得·门萨 史蒂文·A·戴维斯 露西·劳莱丝 特穆拉·莫里森 卢克·佩格勒 莱乔·瓦斯列夫 马努·贝内特 约翰·汉纳 布鲁克·威廉姆斯 杰弗瑞·托马斯 莱斯丽-安·布莱德 达斯汀·克莱尔 丹尼尔·弗雷里格尔 安德·坎宁安 尼克·塔拉贝 吉米·莫瑞 大卫·伍德雷 史蒂芬·乌瑞 玛丽莎·拉米雷斯 斯特芬·劳瓦特 沙恩·朗吉 安迪·惠特菲尔德 杰森霍德 Peter·Feeney Josef·Brown 克莱格·瓦尔什·怀特森 安东尼奥·特·迈奥哈 杰西卡·格雷斯·史密斯 约阿内金 Gareth·Williams

霜花店

赵寅成 朱镇模 宋智孝

大侦探第八季

何炅 张若昀 大张伟 魏晨 王鸥 杨蓉 齐思钧

鬼父

秋月孝三 秋月爱莉 秋月真理奈

末班车后,在胶囊旅馆向上司传递微热的夜晚

八代拓   五十岚裕美   广濑大介   あさぎ夕   桜乃ひよ   夜乃かずお

海贼王

田中真弓 冈村明美 中井和哉 山口胜平 平田广明 大谷育江 山口由里子 矢尾一树 长岛雄一 池田秀一 古川登志夫 古谷彻 大塚周夫 津嘉山正种 草尾毅 大场真人 宝龟克寿 园部启一 柴田秀胜 中博史 阪口大助 竹内顺子 千叶繁 三石琴乃 挂川裕彦 堀秀行 田中秀幸 大友龙三郎 有本钦隆 大塚明夫 玄田哲章 小山茉美 土井美加 野田顺子 渡边美佐 野上尤加奈 林原惠美 水树奈奈 园崎未惠 西原久美子 久川绫 泽城美雪 池泽春菜 斋藤千和 神谷浩史 浪川大辅 森久保祥太郎 石田彰 高木涉 桧山修之 子安武人 

斗罗大陆

张琦 陶典 程玉珠 黄莺 吴磊 赵乾景 王肖兵 沈磊 倪康 黄翔宇 秦紫翼

苍兰诀2022

虞书欣 王鹤棣 徐海乔 郭晓婷 张凌赫 李一桐 林柏叡

流浪地球2

吴京 刘德华 李雪健 沙溢 宁理 王智 朱颜曼滋 安地 王若熹 佟丽娅 伟大力 张衣 天使 克拉拉 叶展飞 倪腾 胡先煦 霍青 刘寅 国义骞 吴恩璇 王红卫 孔大山 徐建 刘佳沄 丁燕来 郜昂 严华 李仁 洪真 王磊 王一通 杨洪涛 赵叶索 李路琦 黄纪圆 郑楚一 吴静一 付嘉灏 瓦伦廷·沃罗布耶夫 李一冉 周强 朱超艺 何金和龙 何金和金 张涛 向进 李沛东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